吉林体彩网

                                                                      来源:吉林体彩网
                                                                      发稿时间:2020-08-09 07:03:10

                                                                      美国可利用强大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攻击TikTok与字节跳动公司之间的关系。CFIUS会以国家安全为由审查(有时甚至会禁止)外国对美国公司的投资。2015年至2017年期间,在CFIUS审查的交易中,中国投资占25%以上,是全球所有其他国家中占比最高的。《2018年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颁布后,做出的一项改革的重点关注对象是那些会导致外国控制美国企业的交易,例如TikTok“保存或收集的美国公民敏感个人数据可能威胁国家安全”等情况。

                                                                      我们的结论是:美国的法律很可能并不支持全面简单“封禁” TikTok,但政府拥有大把的手段来对这一免费社交软件制造“麻烦”,可以利用其出口管制、制裁法律和其它国家安全规定以限制TikTok并孤立字节跳动公司。

                                                                      《纽约时报》指出,仔细阅读一遍特朗普针对TikTok的行政令可以发现,文字内容都是用“将来时态”和“可能”等字眼精心拟定的,到目前为止,中国应用程序所带来的大部分“风险”都只是在理论上的层面。

                                                                      近期,所谓“TikTok背后是7亿中国用户数据隐私”的谣言在B站广泛传播。在此特澄清如下:TikTok是字节跳动旗下一款面向海外市场的短视频应用,在产品运营过程中不会涉及国内用户数据。

                                                                      另外一个令人担忧的手段是《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该法几乎涵盖美国的所有制裁计划。美国政府可依据该法强制从苹果和安卓应用商店中删除TikTok。尽管这一措施不会使已下载用户删除该软件,但实际上会禁止公司对其进行维护,让用户几乎不可能继续使用该软件。

                                                                      “实体清单”的威力在于它的灵活性,在某些海外观察家看来,有关部门制定“实体清单”时近乎随心所欲。商务部官员可以重新定义“国家安全利益”,拥有广泛的自由裁量权,但受到的司法监督有限。对美国政府而言,宣称字节跳动公司对美国公民个人数据的访问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并非难事。

                                                                      特朗普宣布封禁Tik Tok后,美国网民的反应。

                                                                      新京报快讯8月9日,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其官方微头条账号发布公告:

                                                                      他指出,许多目前被美国单边制裁的中国企业都是无辜的,他们的技术和产品也是安全的,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起类似“斯诺登事件”、“维基解密”的网络安全事件,也没有发生过一起类似“棱镜门”、“方程式组织”、“梯队系统”的网络监听监视行为。美国自身浑身污迹,还在谈什么“清洁网络”,这纯属荒谬可笑。(观察者网)【文/博·巴恩斯、内森·朴、韦德·韦姆斯】

                                                                      华纳声称,华为才是一个“更深层次的担忧”,因为他们正通过在美国通讯体系中安装设备和基站,试图“重新构建互联网基础设施”。在5G时代,这些都将是制造业、天然气供应线、农业和自动驾驶汽车的基础设施。他认为,假如进入冲突时期,中国“理论上可以关闭或操纵这些系统”。